万塔新闻网

搜索
首页 军事 26名政治工作干部伞训昆仑之巅

26名政治工作干部伞训昆仑之巅

2019-11-13 11:44:25

在昆仑山的山顶上,银鹰起落,伞花翱翔起舞。

初秋,笔者来到第77集团军的一个旅伞训练场,与第一位跳伞员陈代勇一起飞到1200多米的高空。“跳!”在指挥官的命令下,陈代勇跳出舱口,变成了空中的伞花。陈代勇安全着陆后,所有伞兵纷纷离开飞机。那时,天空布满了鲜花。

“这是我的大队第一次在海拔3000米以上的山区进行跳伞训练。”队长说高原的空气稀薄,降落伞打开的时间和速度与平原跳伞不同。在缺乏现成经验的情况下,第一跳“风测”收集数据,这在为下一次训练提供参考方面发挥着越来越突出的作用,也意味着第一跳人员面临更高的风险。

陈代勇是高原上第一个跃出云端的人,他是一名从事政治工作13年的营长,是一名真正的政治工作干部。我不禁在心里暗暗称赞他。

"指挥官必须首先通过军事通行证。"在采访中,大队政工部门的一位领导告诉笔者,近年来,针对一些政工干部“两个能力不足”、“五个能力不足”的现象,他们明确规定,军事素质是衡量政工干部业绩的重要依据,并制定了铁律:如果政工干部的军事考核达不到标准,他们将被调到晋职,一票否决;在各种考试和竞赛中成绩突出的,将优先考虑立功。去年,一名政治工作干部因其杰出的军事素质被授予二等奖。今年,由于军事评估结果不佳,两名政治干部的晋升推迟了半年。

伞兵训练期间,旅高原训练区的26名政工干部全部自愿参加训练,在党委分管政工的常委、政治部主任、基层单位政工主任的参与下,完成了4高5伞、3姿的昼夜跳伞训练。

"没有经过军事训练的政治工作干部是不合格的."在伞兵训练场,该旅的一名教官回忆起过去-

不久前,他从邻近的部队调到旅里的一个连当教官。在他任职之初,他曾发表过一份“履行军令的书面保证”:“政治工作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人类的工作”。如果你换单位,你可以无缝地携手。请放心,领导们!”

然而,当他第一次就职时,他遇到了“滑铁卢”(Waterloo)——作为指挥官,他未能在规定时间内做出决定,推迟了公司的进攻,最终导致失败。之后,他发现士兵们对他的目光发生了变化。

指导员感慨道:“政治干部的军事能力决定了政治工作能否树立威信,官兵的生活思想和实际问题能否在具体工作中找到。"

一些干部在政治工作中的“局部纪律”现象,从根本上把战斗力标准和政治工作标准分开了指导员的经历引起了大队党委的反思,一些类似的现象也就此结束——

一名教员在年终评估5公里武装越野旅行时,让士兵们拖着整个旅程,引起了批评。一位参与率低的教员在组织教育时遭到了士兵们的冷遇...这些故事提醒旅的干部政治工作:为战争而战是职责,为战争而服务是天职,能够战斗是“硬核”。

现在,走在大队的伞兵训练场上,政工干部到处斗争——宣传部部长彭伟在一个多月的集训中,每天都要在2米高的伞兵落地平台上练习跳近一百次。营地指导员葛伟(Ge Wei)总共制作了18个降落伞,其中14个涉及风险和难度更高的降落伞。一名政治部领导跳伞时突然遭遇侧风,降落在戈壁沙漠,被拖了20多米。第二天他继续训练。

领导干部政治工作的步伐加强了政治工作,为全旅军事训练的高潮火上浇油。据统计,在此次高原伞训练中,此次旅游的参与率达到了88%。

图1:降落伞落下和跳跃。

图2:政工干部和士兵一起登机和跳伞。

毛士川拍摄


500万彩票网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湖北11选5 1分钟极速赛车 贵州十一选五

© Copyright 2018-2019 jnrfz.com 万塔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