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塔新闻网

搜索
首页 体育 亚洲国际材料,市值加起来过千亿,六位教育大佬复盘那些年踩过的“坑”

亚洲国际材料,市值加起来过千亿,六位教育大佬复盘那些年踩过的“坑”

2020-01-11 19:26:58

亚洲国际材料,市值加起来过千亿,六位教育大佬复盘那些年踩过的“坑”

亚洲国际材料,- 文丨小饭桌新媒体记者 王艳 -

-编辑丨袭祥德 -

“我们注意到最近周老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曾经有公司给您开出很高的价码,邀请担任总裁,给20%干股,价值几个亿都没有去。您是怎么思考这个问题的?”

好未来教育创始人兼ceo张邦鑫第一次做主持人,就向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ceo周成刚抛出来一个十分尖锐的问题。

现场,有人不禁替周成刚捏把汗。

台上坐着的除了他们俩,还有科大讯飞董事兼执行总裁吴晓如、立思辰创始人兼董事长池燕明、全通教育创始人兼董事长陈炽昌和拓维信息创始人李新宇。

台下更是“明星”云集,51talk创始人黄佳佳、vipkid创始人米雯娟、作业帮创始人侯建彬、学霸君创始人张凯磊……几乎在线教育领域排名靠前的玩家都来了。这架势,不吐点干货出来都很难下台。

六位市值加起来超千亿的教育上市公司创始人到底能碰撞出什么火花?11月10日,在好未来举办的“未来之星”同学会上,有关教育创业如何踩坑,如何创新,又如何重整旗鼓的话题勾起了他们的许多往事。

跨界:与“最坏的时代”握手

池燕明至今记得那个明媚下午。

阳光透过窗户洒在他身上,花几百万请的咨询公司经过一番调研,终于给自己的公司开出了“药方”。

“原来的业务已经顶到天花板,你要开始全新的业务。”对方看着他的眼睛说,“不如就干教育吧。”

说这话的时候,对方心里也没有底,甚至有些战战兢兢。但对池燕明来说,这却是一个不得不做的选择。

池燕明是军人出身,读书时是清华大学第一批勤工俭学的学生,靠着在学校里租了一台复印机给同学复印材料赚了第一桶金,从复印机外包到代理国外的复印机,最终成了复印机“销售之王”,并靠文件管理外包服务在2009年把立思辰做上市。

公司上市后,有人对池燕明说,“你惨了,将来你会得上市病的。”池燕明不解,对方说,公司上市后团队有了钱,创始人也就没了斗志。

“上市病”的说法很快得到验证。2011年,经过几次小型并购后,立思辰的业绩开始下滑,几名高管也想要“退居二线。”

没办法,池燕明花了几百万找来战略咨询公司给立思辰“瞧病”。

好未来教育创始人兼ceo张邦鑫

2013年年初,池燕明自己挂帅,带领公司转型,其他业务全部过滤给同事,而自己则只做好教育这一项业务。

一家主营安全领域的上市公司如何跨界做教育?池燕明很清楚,后入场的立思辰早已经错过了教育行业“群雄并起”的时代。

如今,新东方和好未来在国内教育市场上已经占据优势,想要在教育这个万亿级的盘子里分得一杯羹只能避开他们,找到自己的优势。而想要快速在教育行业站稳脚跟只有一个方法:收购。

2014年,立思辰收购乐易考和敏特教育,2015年收购康邦科技,2016年收购留学360、百年英才、跨学网……通过一系列的买买买,立思辰用两年多的时间在k12、教育信息化、留学市场、高考升学等领域进行布局。

收购的逻辑也很简单:绕开新东方和好未来的优势领域。“立思辰的策略就是在新东方和好未来没有优势的地方发展。”池燕明说。

为了避免收购的业务和公司资源脱节,当立思辰布局一个业务后,池燕明会快速地对业务进行战略聚集,包括资金和人才。2015年立思辰收购国内教育信息化龙头康邦科技后,池燕明以康邦为核心把公司所有的资金、人才、业务向它聚集,很快就完成了立思辰教育信息化的布局。

没有做过教师,如何管理一个教育矩阵?池燕明花了三四年的时间挖来了曾任培生集团考试部亚太区总经理的黄威以及管理过几万人企业规模的国企领导。

慢慢地,池燕明这个“教育新兵”也总结出了自己的心得:不花重金、不下大决心,没有情怀和深刻的逻辑思考,做教育是不可能走长远的。

与立思辰靠收购、聚集、深耕的教育跨界之路不同,把植物大战僵尸、愤怒的小鸟等游戏带到中国的上市公司拓维信息则经历了从游戏到教育的跨界之旅。

拓维信息最开始做软件、增值服务,尝试过教育、游戏、电商等很多行业,最后聚焦到游戏和教育,最近全部聚焦到教育。

“为什么后来全力来做教育?现在的教育发展总体来说大家都感到很迷茫、感到压力很大,感觉现在是不是最坏的时代?”拓维信息创始人李新宇说。

但换个角度看,这又是做教育非常好的时代,游戏市场竞争非常激烈,教育还是一个集成度非常低,非常分散的、巨大的市场。

最终让李新宇决定把教育和游戏结合起来,源自几年前公司团队在北欧的一次考察。李新宇发现,欧洲的一些教育公司已经开始在英语和数学的低龄化教学中加入游戏元素。而在韩国,一些语言类教育公司开始把产品做成网游的形态进行教学。以韩国的大教集团为例,通过vr、ai等新技术实现内容和体量的深度结合。

如今教育业务营收已经占到拓维信息70%左右,李新宇说,“教育本身就是违反人性的,如果能在教育中加入游戏元素则能够给产品加分。”

黑科技改变教育:“我也曾睡不着觉”

在今年的锤子发布会上,台上的罗永浩一边讲解,身后大屏幕就能通过语音识别把演讲内容转化为文字,这样的黑科技让更多的人开始了解早已凭借智能语音服务上市的科大讯飞。

2003年,刚刚起步的科大讯飞误打误撞进入教育领域,第一个任务就是解决普通话测试的问题:通过机器标准化的方式检测应试者的普通话水平,提高检测效率和准确度。

科大讯飞董事兼执行总裁吴晓如表示,过去一讲到智能,都觉得计算机很智能,加减乘除很厉害。

现在已经到了第二阶段,代替眼睛和耳朵,第三阶段能不能像大脑一样思考?

“最近几年人工智能发展,在感知智能上已经取得很大突破。语音识别现在已经是一个可解决的问题。图象识别也是一个基本解决的问题。”吴晓如说,科大讯飞的教育业务目前已经占到公司整体业务的三分之一,语音识别和图象识别技术在教学里已经可以应用。

他表示,过去网络上有海量的教学资源,但图片、视频和音频却给资源检索带来问题,而利用人工智能中的语音识别和图像识别,这样的问题迎刃而解。

教学考试上,人工智能也开始得到应用。以前机器智能对客观题进行打分批改,如今越来越多的主观题也可以用机器来测评。“比如说今年四六级考试的作文题和翻译题已经开始通过人工智能来打分,”据吴晓如介绍,科大讯飞还和国家考试中心专门建立了联合实验室来处理人工智能批改试卷的问题。

黑科技改变教育看上去很酷,但科大讯飞经历的过程却非常曲折。

“感觉这个行业真是不好做。”吴晓如说,他们在推广普通话测评的时候,经常睡不着觉,就怕考试现场出问题,怕机器测评的成绩大家觉得有问题。

尤其是在与学校合作过程中,要推进下去,会面临各个层面的障碍。

比如教委可能想的很清楚,但是合作到了学校层面,老师有可能不买账,他们一天到晚的时间已经被占满,不希望新技术再来占用自己的时间,尤其是许多教师担心这个职业未来会被人工智能代替。

如此以来,科大讯飞就要调整思考角度。站在技术角度,其实人工智能还远远无法代替人,只是一种辅助,而这种辅助能够解决哪些问题,如何用技术能帮老师省时间,并且还能带来数据就至关重要。

在公立学校,很多数据被多媒体设备收录下来,但必须用技术转成计算机能处理的数据。因此,如何能够通过人工智能在教育领域达到因材施教就成为科大讯飞一个很重要的方向。

吴晓如经常听到高中校长开玩笑说,“现在的应试教育会让我们有负罪感,高一入学时活蹦乱跳的孩子学了三年之后出来都一个样子,因为刷的都是一样的试卷题目。”

“要解决这样的问题,需要给孩子提供更加精准的用户画像,花更少的时间学得更好。”

由家校沟通的点对点信息服务,到为学校提供产品和服务,再到为城市提供全课云和教育saas服务,上市三年,全通已经经历了三次商业模式的转型。2014年,全通教育开始和教育部的合作,并与教育部共同设立了在线教育基金。至今共立项了116个在线教育研究课题,其中全通公司将提供技术支持、资源整合,将一些研究成果应用化,通过全通的服务团队推向校园,从而推动在线教育的快速发展。

在全通教育创始人兼董事长陈炽昌看来,目前中国对公市场在朝着逐渐冷静和理智的方向发展,从对硬件设备的追逐逐渐过渡到对产品、服务的综合要求,这也为做优质对公产品的教育企业提供了机遇。

拒绝诱惑:周成刚的“绝地反击”

相比池燕明,被新东方称为“新三驾马车”的周成刚更像教育创业老兵:曾在苏州大学留校任教,加入新东方后曾任上海、北京两地校长。16年时间里他做过多次“救火队长”,能够把一个准备关掉的业务做到一年十个亿。

这16年,随着教育创业风起云涌,周成刚面对过不少极具诱惑的工作邀请,最大的一次是几年前。正如周成刚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及,一位上市公司创始人曾在逆境中邀请他加入公司任总裁,赠送20%的干股。但他拒绝了。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ceo周成刚

“当时这些股份值几个亿,转手卖掉值更多,钱大家都很喜欢,但我觉得在这里使命还没有完成。新东方已经上市,未来还会有第二家、第三家、第四家公司上市,应该可以挣到这个钱。”周成刚说,但他更多把自己看作职业经理人,去解决问题,而不是提出问题。

有一段时间,随着移动互联网对教育行业改造加深,新东方经常有员工给周成刚写信,列举新东方的八大危机,三大出路之类的。“我看了特着急,就转给公司高管看。”

后来,周成刚发现,每个人都能提出一大堆问题但很少人是用心解决这些问题的。“所以一百个问题中能不能先解决两到三个问题是无比重要的,要去琢磨为什么别人没有解决,你为什么能解决,你要解决的话需要借助什么样的资源,这种思考比发现问题更艰难。”

在周成刚看来,要解决问题,合力很重要:通过内部资源整合,国外机构整合,合作机构整合形成绝大的合力。

除了解决问题,想要成事更重要的是时机。

“比如说新东方做中小学业务并不晚,但是毫不夸张地说,新东方是在好未来的刺激之下做起来的。”周成刚坦言,好未来的一举一动,包括一些发展思路,都在不同程度上促进新东方自身的改变和进步。2010年,好未来在美国纽交所上市时,新东方才开始有危机感:学而思做中小学教育的都上市了,新东方更应该拼命了。

他说,新东方的另一个特点是:麻痹的时候觉得自己挺好,但是外界一刺激,它的绝地反击能力也很强。

以出国考试为例,他以前一直认为在这一点上没有谁能超越新东方,“但后来,我们发现新东方如果只做出国考试培训,不做咨询服务就有点托不住了,就又刺激我们继续往前赶,做事情时机很重要。”

他认为,在教育布局的持续发力中,不仅要找准时机、发挥合力,还要懂得在教育行业里找到自己的差异化卖点。

比如,对手只提供单一服务,新东方则提供出国咨询和出国考试培训一站式服务;许多公司也一站式服务,新东方选择引进大量海外名师;对手效仿引进名师,新东方则开始提供就业服务形成差异化优势。

“别人做得好时可以靠近他,但无法超越他,形成差异化优势时就有可能超越他。”周成刚说。

【本文为小饭桌原创。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公众号(xfz008)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 Copyright 2018-2019 jnrfz.com 万塔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